将滴滴公司当下的决策视为“歧视”女性用户-闽东新闻
点击关闭

女性用户-将滴滴公司当下的决策视为“歧视”女性用户-闽东新闻

  • 时间:

广安4女失联内幕

●特約評論員 王鍾的(北京)距離下線一年有餘,11月6日,滴滴公司宣布,11月20日起,陸續在哈爾濱、太原、石家莊、常州、瀋陽、北京、南通7個城市上線試運營順風車業務。試運營期間,在上述7城市提供5:00-23:00時間段服務,但女性用戶為5:00-20:00時間段。

這一做法引發了不少網友對於滴滴公司是否歧視女性用戶的爭議。

當然,正如不少網友所指出的,即便是從保護女性用戶出發,也可以嘗試更「高明」的手法。有人提出,可以在夜間實施同性司機匹配,女性用戶只能由女性司機接單。不過,類似建議也可能在實踐中經不住檢驗——現實中無論是開網約車,還是開順風車,男司機的比例都明顯高於女司機,如果女性用戶只能由女司機接單,也可能半天叫不到一輛車。

不過,如果將滴滴公司當下的決策視為「歧視」女性用戶,將男女平權的「政治正確」引入對順風車安全管理的評價,恐怕有點簡單化。嚴格意義上說,歧視是指因偏見引發的否定性的消極行為。具體到歧視女性,比如女性證明自己有能力和男性競爭者從事一樣的工作,用人單位卻拒絕女性求職者,就屬於典型的因偏見造成的歧視。然而,網約車安全存在不一樣的情形,先前幾起安全事件多與女性用戶有關,而女性整體體力不及男性,在遭遇暴力侵犯以後抵禦能力差,並非是偏見,更是客觀事實。

種種爭論都說明,站在不同的利益立足點,各方面都趨向于給出讓自己更方便的答案。平台的原始驅動力是擴大業務領域,同時保全自身業務安全,因此習慣性地給出「一刀切」;而絕大多數用戶更在意出行的便利,出行成本的降低;而對於部分女權倡導者而言,形式上的平等可能是她們(或他們)更在意的姿態。

對城市居民來說,晚上8點仍然是出行高峰期,很多職場白領可能在這個時候剛剛結束一天的工作。滴滴順風車恢復運營,卻早早地在晚8點這個「次黃金時段」排除女性使用,確實會讓諸多女性用戶感到遺憾。甚至滴滴出行的總裁柳青也發文稱:自己作為一個資深女白領,也覺得現在的順風車產品功能對女同學們不太友好。

網約車顛覆了傳統的的士模式,而順風車更是在真正意義上把共享經濟的概念引入現實。而且,因為順風車關係到人們的日常出行,它不僅是一種商業模式,也是一種社會服務的途徑。儘管平台是商業公司,但其解決的問題卻牽涉到社會治理與公共服務,而不是簡單的買與賣,這就決定了其作出正確決策的出發點與傳統商業公司不同。吸納更多的社會參与,聽取多方面的意見,才能讓順風車業務行穩致遠。

不過,大家可以取得共識的是,只有找到順風車業務的最優解,才能將這一共享經濟的最典型模式(相比之下普通網約車並非純粹的共享經濟)推上健康軌道。很多時候,最優解也是最不壞的那個解答。只有在不斷的利益妥協和規則調整中,相對穩定的制度才能確定下來。

任何社會服務,都會有人滿意,有人不滿意,而這也不是普通商業「用腳投票」所能解決的。對於順風車的將來,目前沒有人能夠單獨地給出某套終極解答方案。只有廣泛吸納建議,聽取不同立場的聲音,讓公眾最大程度地參与到規則制定過程中,才能分擔風險,減少對立與衝突。目前,滴滴將公眾評議制度常態化,就是一種積極的姿態。在某種意義上說,用戶參与商業平台的規則制定,選擇一個模式而不是選擇某個產品,也更能體現消費者自由選擇的權利。

從公共輿論的角度看,順風車業務依舊如履薄冰。儘管人們逐漸淡忘了一年多前的安全風波,但誰也不能保證,重啟之後的順風車不再發生任何惡性安全事件。對於平台而言,小心謹慎是規避風險的必要姿態;而對於用戶和公眾來說,要學會與風險相處,既要督促平台落實安全措施,也要容忍和接納安全管理所帶來的約束。如果順風車的存在價值依然是共識,那麼輿論對其認知就不宜大起大落。如果汽車在行駛過程中出現故障,正確的處理方法是把穩方向盤,而不是匆忙踩一記急剎車,開車如此,順風車運營也一樣。

今日关键词:25年前劫杀案喊冤